鼠鼠乖乖

爱鼠鼠

小故事

那是一个梅雨季,你跟着他穿过了一条古朴的长街,看着他像个孩子一样一脚一个水洼的踩,溅起的水花飞过你的小腿,他回过头对着你有点迷茫的皱皱眉又笑开了。

他一把抓住你手腕带你跑起来,你突然觉得,他…或许很冷吧,他的手还带着雨水的潮湿,凉凉的,但又有种暖意慢慢传过来…这个人…“…伞?”你递上了你一直拿在手里的伞,他并不理你,你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黑色外套敞开被风呼啦啦的吹开,像,像只张开翅膀的鸟。

跑出了长街的你们停在了自动贩卖机前,周围的霓虹灯映着,你什么都看不清,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色彩组成的,你眯起眼想看清楚贩卖机,“呐~”脸颊被什么碰了下…coffee?不,比起这个,你第一次听到了他的声音,醇香的酒?令人回味。

好像不是第一次见你,很熟悉的感觉…

“好像不是第一次见你,很熟悉的感觉呢”

是吗?他也这样觉得啊,你喝了口咖啡,趁机看向他的脸,…嗯…女人会喜欢的,当然你并不打算说出口。

“你疼吗?”

你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问,就是看着他狼狈的样子,忍不住问出了口

“下雨天的话…不碰伤口也也会疼呢”

是吗?你不知道,或许吧 嗯?…没有味道的咖啡? 什么滥牌子啊。你撇撇嘴,决定再也不喝这个牌子了!

他看到你的不满,露出了笑,夺过咖啡罐,高抬手臂 做了一个投球的动作,“咣啷”正中贩卖机旁的垃圾箱。

“不错”
“当然喽,我是谁啊!”
他是谁…他是…嗯?他是…
“走”他又抓住你的手腕,拉着你。

雨…什么时候停的呢?依旧是一前一后的行走方式,你注意到水洼里的涟漪不知道什么消失了,霓虹灯在水洼里投射出血一样的鲜红。

是呢…是很美的颜色,瞬间肺部像灼烧一样疼,可意识、痛感和身体像都分开了一样,你被他拉着向他的方向走,肺部越来越难受,看到他坚决的身影,你用空闲的手悄悄的戳戳肺部,等下在难受吧。

越来越偏,你们远离了那些七彩的光晕,土地刚刚被雨洗涤,还散发着特别的香味,这个远离市区的小游乐园在雨夜格外寂静,你打量了下周围…锈迹斑斑不提,雨水混着尘埃散在各处…看来,这里已经结束很久了。
他好像对这很熟悉,把你丢在原地东摸摸西看看的。

…蠢样子。
“啊!刚刚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!”
“…没有”
你是真的很蠢。
“…你绝对这样想了吧…嘤嘤嘤”
啊,这就对了。

“你不高兴”
“没有哦,不如说和你见面…超——开心的”
说谎!你…不高兴
“…你现在的样子很狼狈,笑也不帅”
嘛…这幅蠢样子也不错就是了
“啊哈哈哈,你在说什么啊,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”
不是…不是的
“那你知道我的名字吗”
“不…不…”
你知道的,你知道你知道的
“至少…我还是比较喜欢哦,潇洒一点的你,平时的你,比较帅”
现在应该珍惜的,就算一时找不到,至少自欺欺人什么的,也太逊了

说出口的话带着带着习惯性的嫌弃和信任,好像打破了什么桎梏,越加的放肆起来。
他知道他的大脑在嗡嗡的警告他到此为止了,而理智告诉他,就差一点,差一点他就能知道这无名的慌乱从何而来,于是他顺应理智

“为什么”

“…啊,因为我已经死了啊”

“…嘿”


记得吗?
几年前的梅雨季,你举着把伞,微微叹口气,扶起了醉倒在巷子里和你竹马竹马的他,把伞向他倾斜些,一边抱怨,一边把他带回你们的家…

“嘿,兄弟,如果你是女人就好了”
“去你的”

“听说我们小时候的内个游乐场要拆了呦”
“嗯?那——没拆前再去趟吧”

“……喂——,你不管我的话,我就在这淋雨到天亮哦”





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鼠鼠乖乖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