鼠鼠乖乖

爱鼠鼠

(一)

你知道三亚吗?好吧我猜你知道。
这是我现在在实习的城市,你也可以理解成,廉价劳动力。
这个地方很热,可我是一个讨厌热的人…我为什么会来到这呢?我感觉稍微有点恍惚,可能是今天有点累了,或者,“月色真美”?

“或者,您可以换一个说法”在距离这3701.9公里的远方,他是这样教我的
“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”。
我相信,在这个暖烘烘的三亚,是不会有他那样的存在的。请让我讲句实话,这里的男人比他帅,而他比这里的男人无趣多了,我是说真的。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昭和时代的武士,可他的眼睛,总是懒洋洋的,好像提不起兴趣。这让我一度陷入对自己感觉的怀疑中。而这句话的出现,让我消除了对自己的怀疑,这是在我们认识一星期后,也是他和我说的第一句朋友间的对话。

就像是婚前恐惧症一样,我想我那时患上了实习恐惧症,每一天都在焦虑中度过,然而,我并不能表现出来,不能示弱,于是这让我更加焦虑。

其实在我的家乡,小说里的鹅毛大雪飞满天并不稀奇,到那时天空灰暗的颜色会让人忍不住几欲抓狂。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天气里,我逃了,逃课加逃寝——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总会有好友帮你圆过去,而且内些老师也不会去究根问底。但当时,我觉得我有点傻,逃了,然后呢?这样满天的大雪我能去哪?我想要做什么?还不如继续在内个教室里坐着,哦不不,我才不要回去,内个该死的牢笼!!
我猜谚语里是对的,山外的鼓铃总是格外动听。我买了张地铁票,迷糊间,我来到了从未到达过的另一边的终点。和我来的地方不同,这——一片荒芜。中间是高速公路,两边是白雪皑皑,一眼望过去,真的什么都没有。雪已经小了许多,我尝试往前走一走,至少,我还不想回去。

沿着公路走了一会,我看到了飞烟……等等?烟?我很确定那不是我幻觉!我走近它,是一家店,一家很古朴的店,牌子上写着…“bookstore”…苍天!我穿越了?!!我看了眼周围,好吧,依旧是白雪皑皑,数米外是公路。不大的双层楼,一楼透着橘红的光,深咖色的外观,尖尖的房檐,像木质的窗子,有几分中世纪小店的感觉,这样的一家店在这…不和谐!不过更重要的是——真的会有生意吗?!!什么样的人会在这开店?!什么人会把书店起名叫“书店”?!这地真的没问题吧!里面会不会有杀人魔!巫师!
两三秒中我的脑子里转过了很多问题,虽然大部分不切实际。进吗?比起大脑身体先给出了答案。

“…唔?欢迎…光临?”是一位先生,很好!没有巫师恶魔之类的!我是猜对了一点的——没有客人。我回了一个笑容,他坐在我右手边的吧台后,对我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后站了起来,“您…我给您泡杯咖啡吧”他自顾自的走到吧台的一边开始动手。可能是,他觉得我的样子有点惨吧,当然很少有人能在风雪里让自己看起来很不错吧。就算有,也绝不是我。我有点尴尬的笑了两声,到吧台前坐下。更尴尬了…我只能听到三种声音,咕噜噜的烧水声、风雪打在窗子上的声、柴火噼里啪啦的响声。
我忍不住四处张望下,嗯…在我没有注意到身后五六排书架前,我差点以为这是个咖啡店…真的不能怪我,推开门,就被斜对着的小壁炉吓到,先生说话时,又被他趴着的吧台惊到,接下来,他又开始泡咖啡…导致,我根本没注意到内些书架。
水开了,他的动作很熟练,香味一点点的飘起来,我无处安放的视线落了在他的手上,和学校里的男性不同,他的手有些粗糙指节分明有力,把咖啡放到我面前时,还能看到老茧。

“其实,内时候我果然是穿越了吧…”我抬头望天,试图在夜空中找出我穿越的证据
“你精神病犯了吧!”好吧,终会有人打乱我的世界,和我一起实习的同学走过来,对我站在这望天十分不理解,推了我几下,示意我回去了
“对了,明天休息出去玩吧,听学姐说这有家咖啡特好喝”我听到我回答她,好。可是,我不是已经喝到了吗,世界上最好的咖啡。

评论

© 鼠鼠乖乖 | Powered by LOFTER